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首页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佛教影视创作者的困境与突破》
《佛教影视创作者的困境与突破》

       2013年7月18日,北京的小虫经历了一次在她几年影迷生涯中从未享受过的观影体验:有人包下了整座影城.请她免费看电影。
       在这一天,共有4000多人像小虫一样走进了北京传奇时代影城。观看了这部被称为“中国首都观音题材电影”的《不肯去观音》。而进座影城全天的排片表上,也仅仅列了这一部影片.全部8个影厅循环播放。
       “我学佛已经好儿年了,因为喜欢看电影,所以对佛教题材的电影比较关注.能找到的都看过,但这种方式足第一次。应该也是第一次在电影院里看到观音菩萨,”小虫说,  “一起看电影的都是同修,菩萨一出来大家都双手合十,很赞。”
       同一天.《不肯去观音》的导演张鑫也来到了这座影城。参加了与这个被称为“善缘场”的免费观影活动同时进行的媒体见面会。他说:“我从外边走进来,就像走进了一座道场。”
       工作室设在鸟巢附近的赵一澄也听说了这件事情,这位致力于打造喧闹都市中的“传媒寺”的导演随喜赞叹,同时也对这种佛教影视全新的流通方式感到欣慰。
       以往过去的十几年间,这两位导演都把精力专注于佛教题材影视作品的创作中,在此领域的困境中进行着自已的摸索和突围。

                                      从出于宗教情感的表达到对于佛教义理的思考和认识
       2000年,22岁的赵一澄即将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这一年的春天,他的导师、虔诚的佛教徒张丹带着学生们来到了北京白塔寺,进山门之前,赵一澄说:“我不信佛。”张丹老师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他推到了药师佛前。
       “我只望了一眼,就不由自主地下跪磕头,这一磕就是2个小时,醍醐灌顶,至今难忘。从那以后,我就走上了学佛的道路。”赵一澄坐在他的工作室的蒲团上,回忆道。
       那一年,他出于这种“遇见佛”的兴奋和感激,选择了佛教题材来完成自己的毕业作品,即纪录片《拉卜楞寺》,而这部片子成为他日后佛教影视创作的发端。十多年后,已过而立之年的赵一澄已经成为知名的佛教纪录片的导演。他创办的正心堂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在佛教影视领域很有影响的品牌。

  “很多人都说我是一个幸福指数非常高的人,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你看,你从小立志拍电影,而这是一个已经实现了的职业理想;然后呢,佛教是你的信仰,你一直在做的就是关于信仰的事情,从因果上来看呢,也都是自利利他,理想与信仰融合在一起,难道这还不够幸福吗?”他这样说到。
       《超越轮回》于2006年制作完成,第二年5月的佛诞日,赵一澄在新浪开了一个叫“正心堂”的博客,将这部作品上传到了网上。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部纪录片引发了千万人次的观看,形成了佛友圈里的轰动。
       赵一澄和他的纪录片火了。
       “这坚定和清晰了我走佛教影视这么一个佛教社会化传播的道路的信心;”他说,“到了2009年,我觉得这个事情只靠发心的话不能长久,它一定要有一个模式,让佛教影视的制作和流程有一个良性循环的可能,所以我就做了正心堂这样一个企业的实体。”
       2009年的观音圣诞日,正心堂正式进入实体运营,最初,他通过义卖《超越轮回》的方式收回资金,将之投入到下一部纪录片的制作中,这部片子叫《从当下出发》。
       “做《超越轮回》的时候有个遗憾:当时的讲述并不完整,只讲述了苦集灭道中的‘苦’和‘集’的部分,如果作为一个完整的讲述,逻辑并不清晰。”赵一澄说,“而且我自己有一个想法:在家人若想学佛,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接受的信息很碎片化,东听一句西听一句,东看两句西看两句,脉络应该是什么他们并不确切。所以我就发心做一个脉络式的作品,让大家不管学什么宗门,都能了解到大乘佛教的主要脉络,这个发心后来就成了《从当下出发》。”


       《从当下出发》用了7集的篇幅,从三法印到四圣谛、从八圣道到发四弘誓愿,对大乘佛教做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表达。它的广告词是:一部影片,看懂佛教。
       这部纪录片是正心堂模式经营下完成的第一个制作。五年前,当赵一澄制作《传承之光》的时候,手中只有一台老气的索尼190P摄像机和一台索尼F828数码相机,制作人员仅仅包括他自己和几位受他感召的同修道友,资金则是几个人“攒”出来的。2010年拍摄《从当下出发》,他已经组织起来一个三四十人规模、由专业摄影从业人员构成的团队,前后期的设备都已经升级到高清领域的标准配置,而因为正心堂实体公司的存在,制作和发行也更为成熟和完备。
       然而对于佛弟子赵一澄来说,最大的变化是来自作品的内在。“《拉卜楞寺》其实是一个刚刚接触佛教的青年人对佛教感知上的一种兴奋、一种情感上的表达,到后来,片子慢慢专注于对佛法的思考和认知。”他说。“作为一个导演,团队的规模和素质只会越来越好;作为一个学佛之人,个人修行次第要更为重要。”
>
“定义一部佛教电影的成功,要看普通人能否从中得到善的引导”
       与赵一澄不同的是,张鑫在制作他的第一部佛教题材影视作品时,已经是一位成熟的导演,创作过十几部成功的电视剧和电影。
       2007年,张鑫执导了一部观音题材的纪录片,名为《心中观世音》。“《心中观世音》从文化的角度点染观世音,从世俗的角度介绍观世音.讲述了中华民族的观音信仰和‘和谐济世、挟危济困’的观音文化的演变和传承。”他介绍道。
       这部时长1小时的纪录片引起了各个方面的关注,中央电视台在请示有关部门之后,马上安排了在央视的播出和全球范围内的发行。
       这是张鑫第一次涉入佛教题材影视的制作。“拍完以后,感觉到效果很好,而且它传达了巨大的正能量。现在有很多信佛的人,他们其实并不了解佛教,只是盲目地或者是迷信地去崇拜,那么我们用现代化的电影的手段来深入浅出地把佛教的文化加以提炼,阐述出来,可以使这些信众更加明白自已追求的是什么、能够学习到什幺、能够修正自己什么、最终能够得到什么。”他说。
       拍完《心中观世音》之后,他意犹未尽,希望能够用故事片电影的形式将观音文化再次阐述一下;这个愿望在五年之后得以实现,故事片《不肯去观音》项日于2012年3月份启动,经过一年多的制作和宣传准备,在一年半后上映,成为“中国首部观音题材电影。”在这五年之中,张鑫还完成了他的另外一部佛教作品,即讲述六祖慧能传奇故事的电视剧《月明三更》。“我发现一旦开始拍佛教题材的影片就停不下来了,”他说,“这种阿赖耶识潜入到你的心底以后,就像一粒种子,慢慢发茅,慢慢生长,慢慢开花。我越来越感到佛教文化博大精深,它具有慈悲的精神和悲悯的力量,对人类的现实生活和社会发展有着巨大益处。”

 


      2013年8月底,《不肯去观音》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常上展映,获得“世界伟大电影奖”。张鑫因故未能去加拿大,但他听说,电影在那里一共上映了三场,场场爆满。这个消息让他感到欣慰。
          “作为中国第一部直接描写观音菩萨的电影,通过非宗教化的语境来表现宗教化的内容,它的上映在佛教史上和电影史上是有纪念意义的。是破冰之举,在中国佛教史上和电影史上有它自己的价值。”他说,“作为一部佛教题材的电影作品,怎么定义它是否成功的呢?其实,跟它是否获奖没有关系,跟它的票房也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能不能把佛法正能量释放出来,让看到它的普通人得到善的引导。”
      《不肯去观音》上映之前的一次活动中。宗舜法师问张鑫:拍这部电影,最喜欢的是什么?
      张鑫回答到:“我最欢喜的是,当我碰到一个朋友时,他告诉我,他看完这个电影之后觉得自己应该反思、自己应该说好话、做好事、当好人.那一刹那.就是在这部电影最欢喜的时候。
      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中,赵一澄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与佛教圈里的局势相比,我们考虑更多的是社会上还没有了解佛教的人,我想这不仅是我们面对的市场,而且是整个佛教面对的市场。”他说,
“在对普通人的引导上,可以通俗但不能媚俗,通俗意味着通达人心,在通达的过程中形成引导,用佛教本身的强大和优秀的作品去打动每个人的内心。”

“佛教影视的水平低于社会主流作品,我觉得至少落后三十年。”

      “相对来说,佛教影视的水平低于社会主流作品的水平,从制作的理念到制作的工艺,我觉得至少落后三十年。”赵一澄说。
      “传统的佛教影视做的不好,跟从业人员的素养有直接的关系。”他毫不掩饰地说,“要么只是说有这个发心,到那时既不了解佛教知识,也没有专业的技能,做出来的东西就是自娱自乐,粗制滥造;要么就是有足够的佛教知识,但是缺乏专业技能的把握,做出来的东西不好看、不生动,大家不喜欢,那么这也是没用的,还不如不要做,毕竟影视是一种大众传媒,你要发挥效用,必须让更多的人喜欢你;另外一种呢,就是有专业技术,但是缺乏对于佛法的深入理解,也缺乏真正的发心,真正把创作佛教影视作品当做一个工作来干,这样做出来的东西缺乏内在的生命力,它顶多只是个文化、历史的宣传片而已。”


      多年的实践经验让他得出一个思考的结果“制作一部合格的佛教题材影视作品比制作普通题材的作品要困难很多。
      “要做好佛教影视,相关人员必须具备的是三个条件,”他说第一个条件是制作者必须对佛教知识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否则就是隔靴搔痒,不到位,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演艺界人士虽然信佛,但工作是工作,学佛是学佛,两个是分开的,这是因为他的理解程度没有达到足够的高度。第二个条件就是要有很专业的制作能力,要有技术,你必须要有专业的技能,从专业的角度来把握影片的质量,才不至于让它变成一个自娱自乐的东西。第三个条件是,你要有一个发心,要有用专业的态度对待佛教文化的社会化传播这样一个发心,它需要一种敢于承担的精神。”
      “具备了这三个条件,才有可能把这件事情做好,”他补充说,“还仅仅是‘有可能’,因为一部片子的成功,还有很多因素在起作用。”
      “信愿行三者缺一不可,”从二十多年导演生涯的经验中,张鑫这样总结道,“拍佛教电影,首先要‘信’。如果你根本不喜欢这个题材.对佛教理解根本不相信,那怎么可能做出如法的片子呢?你要坚信佛教是好的,是指导人们在社会生活当中、在自己的人生当中走正确道路的一个好方法。第二个就是‘愿’,你要有这样的愿望,有这样的决心,克服困难我也要完成它。然后就是‘行’,就是你要具备综合的能力来整合资源,能力呢.包括做电影的成就,还要有一批志同道台的人才配合你做,资源的话,政治上的支持和资金上的支持.缺一不可。”
      然而,在中国整个的电影市场上.即使做一部普通的影片,具备这样条件的也并不多见。而佛教影视创作者的困境,比普通从业者更为严苛。
      倘若因缘和合.这些条件都具备了,制作出一部内容充实、形式生动的佛教题材影视作品,还要面对作品如何流通这个大课题。
      张鑫对《不肯去观音》的发行情况并不特别满意。虽然像“善缘场”这样居士包场请大家免费看电影的方式被众人赞叹,引发了电影市场内外的讨论,但是在电影上映几天之后。有媒体报道称,《不肯去观音》在院线的排片太少.导致许多想看的影迷无法看到。
         “投资人跟我说.《不肯去观音》首映日的排片表是1.37,也就是说,中国的一百块荧幕上只有l·37块荧幕在放映这部电影,然后,几天之后,它的排片占了不到百分之一,这样的比例导致我们不能得到我们想要传播观音慈悲精神的效果,你没有阵地展示出来,你生产的产品不在超市。”他说。
      对于赵一澄来说,他的三部纪录片虽然没有采取进院线公映的发行方式,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作品从而受益,必须要走市场流通的道路,不能仅仅进入僧团或者居士的圈子。
      “《超越轮回》我们是跟广州的一家音像公司合作的,委托他们帮我们申请版号,从而得以在音像市场流通。而且我们在这儿吃了个亏,因为‘正规’盗版很严重。”他说,“到了《从当下出发》,发行是我们自己做的,跟出版社合作,和友人陈阳再版的一本书一起搭配销售,销量大约在10万套左右。”
      他被“正规盗版”和居士助印所困扰。“这牵扯到一个话题,就是有人对于佛教文化产品,居士可以随意助印,这个我们也很随喜,”他说,“但是我想,任何作品的创作都是付出了很多心血,创作者也应该生活,一方面,我们也会去助印一些公共版权的东西,但是一方面,对于集合了大家心血的作品,良性的流通方式只会对将来的佛教文化传播有好处。”
      在困境中突围,用新媒体手段,让更多人分享佛陀慈悲和佛法的力量,是所有佛教题材影视作品创作者面临的课题。
      赵一澄对此并不担心。

 “规则就三个字:好作品。”他说,“我从来不把原因归在外部的环境上,你的作品只要够好,就不用担心市场不接受。之所以我们的作品在社会上、在网络上相对比较受欢迎,我想是我们作品本身的内在逻辑就强大到了足以打动每个人心,我们做任何作品都应该去符合这个基本规则。”
      张鑫对于当前大众市场的审美趋势有所担忧,当今娱乐化的潮流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佛教影视的困境。“当然这不仅仅是针对佛教电影才出现的问题,”他说,“我们借用电影的技术来弘扬佛教,就必须符合这么技艺的规则,增强电影的可视性,吸引更多人的兴趣。”
      “人才,我们需要更多既懂佛教又懂电影的人才。”他说。

      赵朴老当年谈佛教建设,是这么说的:“当前和今后相当时期内佛教工作最重要、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一澄也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通过佛教影视来宏法是个趋势,但是因为人才不够,内部力量就不够强大。如果有更多的人具备应有的素养的话,佛教影视开花结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如今,他已经开始筹划正心堂的下一部制作。“《超越轮回》是2006年完成的作品,《从当下出发》是2011年的作品,按照每五年一部的节奏,我们想在2016年推出一部更有力量的作品。前两部影片形成了我们广度和深度上的传播,那么下一部纪录片会以它们为基础,阐述佛教和社会的关系,它会是一部风格很鲜明的纪录片电影。”
      而张鑫也即将要去做自己的三部曲了。《不肯去观音》项目结束后,张鑫开始了下一个佛教题材制作品的筹备,这是继《心中的观世音》《不肯去观音》之后的他个人第三部观世音题材影片,将讲述千手观音的故事。按照计划,2014年之前,剧本的第一稿就会完成,预计到2015年元旦,电影将开始拍摄。
      即将年满六十的他已经有了退休的打算,因此对接下来的作品格外的用心,希望能够以一部利益大众的佛教电影来结束自己二十多年的导演生涯。
      “出家人跟着师父,可以很方便地学习佛法;而大众是容易迷茫的,在混沌当中容易去接佛教。对于我们这些从事大众传播的人来说,让无明的人看到光明,比让已经在光明中的人更加光明更为重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