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首页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社会创业家》-《以善养善的传媒之道》
《以善养善的传媒之道》
赵一澄:探索以善养善的传媒之道

        清晨八点,北京朝阳区的一高层写字楼,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小时,四下安静,悄无人声。但在其中一间一百多平米的办公室里,早到的员工用过早餐、休息片刻后,陆续走进一个摆放好坐垫的房间内,墙壁上悬挂着遒劲刚直的“正心堂”三个大字,清新淡雅。脱鞋,盘腿,一位年纪较长的男员工带领同事们一起端身正坐,静默安然,大约一个小时后静坐结束,大家各自回到岗位上开始一天的工作。
        此时,正心堂“堂主”赵一澄终于出现,刚从藏地回京的他因为身染小疾,仍然有些虚弱,“昨晚还失眠了,要不然,我应该和大家一起坐禅的。”他说,每天早晚一个小时的静坐禅修,是正心堂全体员工集体共修的早晚课,这也是正心堂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正心堂国际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于2009年正式注册,先后制作发行了《超越轮回》,《从当下出发》,《释迦摩尼本生传》等佛教影视作品,颇受关注。创办人赵一澄与青年导演宁浩(电影《疯狂的石头》导演)曾是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同班同学,毕业时学校认为赵一澄的记录片可以留校,宁浩的故事片值得留校。宁浩后来在影视圈成名。赵一澄则在大学老师的影响下皈依佛门,热心公益事业,并立志探索“制造善、传播善、以善养善”的佛教文化传播可持续发展之道。
作为一个初创机构,正心堂成长迅速,但也并非一帆风顺。赵一澄说:“机构很快要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半年多来,团队的早晚课之所以从以前的读诵经典改为集体共修内观禅,是因为我们都需要静下心来面对自己,整理自己,重新出发。


与社会化媒体的不解之缘

        正心堂在注册为公司之前,只是一个博客,于2007年注册,取名“正心堂”,意为“诚意正心”,映照弘一大师所言“为外所胜皆内不足,为邪所侵皆正不存”。赵一澄希望借此把自己用“死去活来”的人生经历换来的修学心得分享给更多有缘人。
        2000年大学毕业后,少年时便怀揣电影梦的赵一澄,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影视圈小有成绩,承担多档电视节目的制片人和总编导。然而,四年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工作和修行处于一种分离状态,所做的节目并不能解决内心困惑。于是,他开始拍摄《传承之光》和《超越轮回》,试图告诉别人们为什么学佛,怎么学佛。自此,赵一澄逐渐转身为一位佛教文化影视传播的专职工作者,他甚至为此卖掉自己在北京的唯一的房产。
        2005年10月底,为了拍摄到红衣喇嘛在雪山行走的情景,他爬上了川藏高原连当地人都不曾爬上过的雪山,期间的十几个小时只能靠吃冰雪来维持体能,下来时他卧倒在万年冰川,急救时浑身不停发抖,呼吸困难“虽然拍到了满意的镜头,但他为此付出了一生的代价”,直到现在他还在吃中药调理身体。后期制作时,仍然是没有节制的加班熬夜,因劳累过度再次被送到医院急救。
        然而,如此执着地追求,全身心的奉献之后,赵一澄的身体垮了,心也被佛教界的一些现象直接粉碎。他开始自我检查,发现自己过多追求外在的东西,只是一个“宗教信仰分子”,所谓“有破才有立”。这次挫折带给他最大启迪就是,他发现“没有任何形式是可靠的,只有什么形式都不成立的时候,你自身的象牙塔才会生出你自己的觉智来。”
        经过这个痛苦的重建信仰的过程,他的修学也进入一个新阶段,“整理之后的提升,确实会生感恩心,你会发现你做的事情,就是报恩”。
        2007年建立博客后,他首先上传了《超越轮回》第一集,之后播客的点击率从一天几十次增加到一天几百次、几千次。很快,这部影片在互联网佛教论坛,56、土豆、优酷、酷6、YOUTUBE等互联网视屏媒体中广场传播开来,点击量达到1000万人次,引发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以为酒楼老板在网上看到《超越轮回》,让秘书逐字逐句的敲下解说词,然后决意将整座酒楼改为素斋; 一位心智培训机构专家,不仅自己看了不下数十遍《超越轮回》,更是请数千套在自己的课堂上和朋友间用以结缘;台湾某佛教慈善基金会,几经周折让《超越轮回》在宝岛广泛流通。
        受众的支持是最好的鞭策和鼓励,正心堂在2009年正式注册为公司时,已经被打造成一个小有名气的“佛教影视专家”。
        2010年,为了更好地提升国内佛教影视作品质量,赵一澄决定采用国际上先进的3D高清立体影视技术,制作后来被称为“佛教阿凡达”的《从当下出发》,而迫于资金困难,他的团队使用的仅仅是几台简陋的PC机。如今,这部影片也利用互联网进行推广、多渠道发行和义售。目前正版发行已超过10万套,虽然这一数字听起来并不惊人,但在国内盗版猖獗的传统音像发行领域,这个数字已堪称佼佼,而在佛教影音的发行领域,正心堂的音像作品,也一直保持着单品发行量业内遥遥领先的地位。
        “我们成长与社会化媒体,受益于社会化媒体,现在也力所能及地去发展我们的社会化平台。”赵一澄说,正心堂的影视作品追求品质,“用最先进的媒体语言传播佛教文化”,并把受众目标设定在社会主流,希望在当下天灾人祸频繁、人心浮躁不安、急功近利、私欲膨胀的年代,把佛教文化的智慧甘露播撒到更多人心中。


随缘应世“善机制”

        与传统的佛教文化传播不同,正心堂从创办之初就非常注重建立现代管理机制,尝试为居士修学和生活的有机结合搭建一个实践平台,虽为公司,但正心堂所有营收?不分红,而是用于佛教文化的当代传播和公益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赵一澄表示,“制造善、传播善、以善养善”是正心堂的理念宗旨,在具体实践中,“制造善”是指制作精品影视,弘扬传统文化;“传播善”是指以商业与慈善结合的模式服务社会大众;“以善养善”是指建设公益可持续发展新风貌。这分别对应正心堂的三个部门:影视制作中心、义售营运中心、公益服务中心。
        从小就很愿意付出,觉得“兜里有钱就该做公益”的赵一澄说,从事公益就是他的“宿命”。2008年以来,他曾亲自发起并带领“感恩的心”联合公益团队亲赴汶川地震灾区、玉树地震灾区、西南旱灾地区等多处实施慈善救助,针对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北京努阿班敦儿童中心先天残障弃婴成长教育援助项目,捐助10万元现金。2012年,他又联合多家素食餐厅组织创办“北京狮子联会——乐活公益服务队”,着力从素食环保、敬老、助残、扶贫济困等多领域讲公益事业做的更深更细。
        “以善养善最好的标杆就是要告诉世人做慈善并不比做别的事业差。”赵一澄说,如果这些制造“善”文化的人,这些让更多“善”文化广泛传播的人都不能在物质和精神上生活的更好,那么谁还来做“善”、怎么传播“善”?所以,像《超越轮回》、《从当下出发》这样高质量、大投入的影视作品,正心堂会付出劳动的员工们支付高工资。在赵一澄看来,影视作品规范的商业化运作,应当收回成本、实现盈利,这样才能继续制作高质量的影视作品,同时有余力投入公益事业。而他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却不取分文,不拿职务工资,“我是干手艺活儿的,只领取作为一个导演应有的酬劳”。
        令他欣慰的是,创业几年来,公司的业绩逐年翻番,增长迅速。而团队建设,却一直是一个让他挠头的事情,在他的设想中,正心堂是公司,更是道场,他希望所有员工在这里不仅能领取自己应得的劳动报酬,更能在这里获得心灵的成长和提升,从正心堂的创办初衷和使命考虑,赵一澄更看重员工的心灵成长。
        去年,他曾非常无奈地辞退一位销售业绩非常好的员工,原因是这位员工因为业绩突出而增长了傲慢心,无法和别的同事和谐共处,给公司管理带来了很多难题,“如果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企业,你的销售业绩越多公司领导会越高兴。而正心堂,无论你的业绩多好,可你的心一旦出现了偏差,马上停掉,因为这对正心堂和员工本人来说毫无价值”,希望能有所转心,但最终无济于事,只好分道扬镳。


更广阔的平台

        赵一澄介绍,正心堂五年,《超越轮回》解决了影响力的问题,《从当下出发》解决了深度的问题,参与公益活动大大小小几十件,没有停过;以善养善的业态相对稳定,随顺企业发展的规律,正心堂要进入第二个五年,也就是平台的完善期,今后,目标和步骤将是更加清晰,他希望增强这个团队的凝聚力,精神凝聚力靠文化建设,比如禅堂共修,比如正心堂博客的“牛马岁月”(取自“欲为佛门龙象,先做众生马牛”)员工心得分享;现实凝聚力,期望通过给员工提供更高的劳动报酬,甚至是给予期权来实现,促进团队融合,增强员工对正心堂的归属感。
        经过近半年的内观和修整,正心堂团队正在步入一个更加广阔的平台——由赵一澄策划的《多元相对论》、《一心访谈录》、《食尚原素》、《般若女人香》四档电视节目已于2012年10月中旬进棚录制,会陆续在各大视频网站上线和广大网友见面,与此同时,赵一澄还在酝酿制作另一部纪录片《佛说十善业道经》。
        “机构发展最珍贵的是人才”赵一澄对此深有体会,并在几年前发起了“莲影传灯”——公益传媒人才培养计划,为此设立的“龙基金传媒事业振兴公益项目”已经在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和北京市红十字基金会正心基金正式立项合作。“目前这个项目的募款情况不如期望中那么好,原因是多方面的。”赵一澄说,“我们还会继续等待机缘,凝聚善缘,以正行、正业、善利、善用以及自利利他的运营模式自处,该来的都会来,我们做事情不问‘可不可以’而问‘应不应该’,培养人才是该做的,我相信总有做起来的那一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