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马岁月

牛马岁月
首页 > 牛马岁月 > 在正心堂的氛围下精进自己传播佛学
正心堂的牛马岁月38——在正心堂的氛围下精进自己传播佛学
来正心堂正好一个星期整,今天开了一整天的关于佛学社会化的探讨,真的是心潮澎湃,受益匪浅。我感受到佛学的力量之强大,能聚集这么多各行各界的精英来为之倾力奉献,尤其是赵导,我真心对他感恩,因他感动,这种放空自己,只为佛法传播和弘扬不遗余力的探索、实证、身体力行、优秀而真诚的佛弟子,如若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做出《从当下出发》这样非凡的作品呢?
说来对正心堂的第一认识就是在我在网上看到《从当下出发》。那时候我大四,正在琢磨我的毕业作品论文,我一直在想怎么去做一个能帮助人们身、心、灵放松及升华的设计。我当时认为我是个特别的人,我有我的使命,我在艺术院校这种悠闲、奢靡空虚的人群中是个另类,自我感觉特别良好。我又有很好的家境,令人惊羡的容貌,又备受很多人的追崇,有一大群的FANS,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认为只有我才是做大事的人,不能流于世俗。我要创造出跟我一样的85后,做不受这个纷杂社会影响太深的年轻人。于是我设计了“禅学理念的SPA会所”论文毕设。老师们都惊叹我这个设计和论文的深度不是这个年龄段能达到的层次,给我一个全班第二的成绩(第一的效果图做的比我逼真)。当时收集资料的时候我就从网上机缘巧合看到了正心堂的《从当下出发》,对我的震撼不是一点点,我基本看到每一个片头就感动得泪流满面,这种清晰的脉络、厚重的历史感、深沉的背景乐、深刻的见地、真切的陈述,一切一切都太宏大太完美了。我看着光环闪耀下的“正心堂”三个字,觉得这真是太了不起的一个团队了,甚至完全没有想到过自己能会是其中的一员,只是感叹这样的团队才是真在做佛教文化的团队。整个大四和毕业后我来到北京的半年,我都是很痛苦和迷茫的寻找自己的出路,基于身边的压力和既有的社会价值观跟我自己的价值观的冲突,我始终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
赵导说真性情就是好文章,我即不管好的坏的,只想展示真实的我自己。说起来让我写来正心堂的发心,我就去看了看其他师兄是怎么写的,顿感很惭愧。因为我观自身,没有学佛很久,没有看过那么多的佛学典籍,没有那么精进的持咒念经,也没有什么实修,甚至都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因为我在大学期间一直忙于做社团做演艺模特,没有正式在公司实习过。我不是个很聪明的人,也不是个很勤奋的人,只能说做起事情来有那么一点认真,这可能是我唯一的优点了。我在毕业后,看着身边原来成绩不如我,能力不如我的人都慢慢有了份稳定的工作,我却一直不知道我要去做什么,换句话说是心太大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太大的事情做不了,太小的事情不想做。我做了一段时间的活动策划,混了一阵子的演艺模特圈,搞了一阵子的影视制片,都觉得自己的价值没有体现而更加懒散对生活工作没有激情。然后我在微博上找到了赵导,找到了正心堂,赵导要我过来谈谈的时候,我只是抱着表达一下对《从当下出发》的崇拜也好,说想做一些义工和公益的事情也罢,都没有想好自己能走上与正心堂一起为众生做牛马的道路。自己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自尊心,怕苦怕累的懒惰心在作祟,然而在我母亲排山倒海的推崇和赵导对我的宽容和督导下,我辞掉了原来制片的工作,抱着试一试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的心态来到了正心堂。赵导在佛教传播的思路上跟我很不谋而合,让我感到不再孤军奋战,化空想为实事。我就是一个胆小害怕失败得失心很重心境浮躁的人,所以我来正心堂学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做我梦想里的能真正实现自我社会价值的事情。
来到正心堂这一周以来,给我的感觉很奇妙。一开始我对每天的早起很抵触,早起对我来说一直都是致命伤,后来我慢慢感受到了从赵导开始的,正心堂每一个人的友善和真诚,这是在世俗社会中难得的和谐感,使人做什么事情都心生愉悦。就像赵导说的,我这刚从马尔代夫晒太阳潜水、海南打高尔夫吃大餐、东北滑雪泡温泉要什么有什么什么都不缺的人,竟然在这里卷起袖子拖地擦玻璃,因为我真心觉得正心堂的每一个人都是可爱的,令人敬佩的活菩萨,在这里做任何事情都不觉得苦,反而觉得很甜,比我坐在阳光明媚宽大华丽的办公室里喝茶看八卦还要甜到心里。
今天的沙龙里听到那么多专业的见地后,我对我们下面做的事情充满信心,即是佛菩萨的事业,又是当下流行化的趋势,又有这么多支持的发心者、技术人员,还有这么多善良真挚的人去具体实施它,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做不好呢?
在路上我说我自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赵导淡然的说,你要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就不会来正心堂,早把自己搭在演艺圈里了。赵导的这句话对我很是鼓舞,也点醒了我:人不应该在世俗畸形的价值观中将自己的意识淹没,真正的自我价值的实现是利益众生而不是聚集了多少名利。同时自己也要提醒自己随时记住,我也只一个平凡的人,随着缘分这样平凡的走下去,不要心急徒生烦恼,人只能专注的做一件事情,不专注是一定做不好事情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