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马岁月

牛马岁月
首页 > 牛马岁月 > 我走在通往学佛的“路上”
牛马岁月40——我走在通往学佛的“路上”
文/丁丁
《金刚经》中云“一切众生,非众生,是名众生”。我们每个人都本具“佛性”,学佛就是学会做本性的自己,明心见性是为然也。

—————题记

我出生于东北的一个县城,当地没有寺庙,只在县城外有一座庙,而这也是我在今年才知道的。家人中也并没有信佛之人,对于“佛祖”的理解,只限于出去旅游路过寺庙跟风的进去拜一拜。而我是家里唯一的异类,坚定的有神论者,这是因为小学五年级的一次“灵异事件”后,我就开始了“噩梦”的人生,经常在晚上被鬼压床,到另外一个世界被虐待,见到陌生的人,听到刺耳的声音,而这些噩梦一直折磨我到大学三年级才结束,那一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做了噩梦,在惊醒的时候,睁开眼睛看到墙壁上有一个三只眼睛的怪兽在对我笑,而身经百战饱受折磨的我,对这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起身把枕头换到床尾继续睡,但是枕头换过去之后,突然我床铺帘子的外面一片金光,金光耀眼到整个屋子都被照亮,我感觉似乎有佛祖在外面,但我不敢拉开帘子看,小声喊其他的室友,也没有人理我,害怕的闭上眼睛,仍能看到金光,直到一分钟之后,金光突然消失了。拉开帘往外看,一片漆黑。现在回想,真是颠倒,做恶梦看到恐怖的事情,不害怕,反而害怕温暖的金光和佛祖。这件事情让我终于想要下决心解决做噩梦的事情,于是让妈妈带我去找跳大神的看,而后我也终于没有再做噩梦,似乎一切都解决了。当然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不是跳大神的解决了我的问题,其实那天晚上的金光就已经帮助我净化了障碍。感恩……


但是大三的那次经历也并没有让我走上学佛之路,甚至跑到寺庙门口去算卦,都想不起来进去拜一拜。直到我来到北京,有一次参加人才招聘大会,结束后没地方去,又觉得迷茫,碰巧看到旁边的雍和宫,于是就走进去对着每一个佛像叩拜和许愿。没想到许愿的事情很快就实现,每次回去还愿的时候还会再许一个愿,这个愿望很快还会接着实现。我才慢慢的感受到,冥冥之中,似乎真的有佛祖的保佑。但这个时候也只停留在,有所求,有所回应的求神拜佛阶段。
来北京工作的第一年,和一位姐姐合租,她是一位虔诚的佛弟子,我和她同住一屋,同住一床。那个时候她身怀六甲,所以发愿每天念诵一部《地藏经》为孩子忏悔业障。并且每周会去参加小组学习。我每天下班回去在旁边看书都会多少听到一点经文,有的时候她放生,我也会随喜一两元钱,甚至带着玩票的心情去参加过她们的学习组,现在回想很感恩,这位姐姐在那个时候为我种下佛法的种子。
工作两年后,我内心突然迷茫起来了,觉得自己在想陀螺一样旋转,在重复每天的生活,我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如此重复的生活就是未来的全部么?因为想要寻找答案,于是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每周去敬老院做义工,但是参加几次后,我觉得更迷惑了,因为那些老人真正需要的不是陪伴,陌生人表演性质的陪伴并不会带给他们多少慰藉,看着他们脸,我觉得给不了他们需要的,这仍然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继续寻找,在这期间,我在网上看到了湖心亭看雪客的博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贪婪的阅读起来,我对上面所有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坚信不疑。并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佛”上面,尽管如此,我唯一能明确的是我正在寻找,而对于要找的是什么仍然迷惑。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我终于下定决心辞职,至领导的挽留而不顾,让自己彻底的停下来,一边学习心理学的知识,一边继续我的寻找之旅。期间我看到关于龙泉寺的介绍,想到这个佛法与科学结合的地方一定是我要寻找地方,于是背着包就跑到了龙泉寺。但是第一次到雍和宫以外的寺庙,我完全懵了,不知道要做什么,要去哪。坐在门口看着扫地僧播放着念佛机,看着烧香拜佛的香客,看着义工忙碌的身影。坐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参与到义工的队伍里,和一众佛弟子一起做饭剥栗子,听着他们说为了来龙泉寺跋山涉水的经历,晚饭的时间,大家一起拜忏,那是我第一次做礼拜,而且连续做快半个小时,本来腰间盘突出的我,疼痛不已,直到我觉得坚持不住的时候,就有一刹那的光景,后腰那有一股清泉一样的力量涌上来,腰突然就有了力量。那是我第一次切实的感觉到佛祖的加持!
从龙泉寺回来后,我仍然没有找到我要找的,但我知道跟佛法一定相关。恰逢在这个时间,我的爱人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试,我想起曾在博客上看到过关于念诵《金刚经》的功德和神奇经历,于是就在爱人考试那天从早上开始念经,一直念到晚上6点,这是我第一次念经,嗓子都念到嘶哑。没想到这个缘起让我爱上了《金刚经》,从此每天都会念上几遍。或许是《金刚经》的加持力,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开始真正的往“学佛”靠拢,每天都会按照湖心亭看雪博客上的文章所教念经持诵咒语,并毫无怀疑的汇款助印经书,随喜放生款。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博客上贴出了关于求助放生白狐的博文,我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汇款助放一只白狐,并发愿多余的钱能够帮助到其他的众生。第二天我正常出门,但出门时萌生了一念,我要不要自己去放一条鱼?(那时对放生的概念就是买了之后放到河里……)但又害怕自己不会放,于是就决定,如果路过菜市场的时候还想放,就去放,如果不想放就算了。于是就一直闷着头往地铁站走,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我因为溜号完全没有注意到,径直走出了很远,但就在那一刻,空白的脑子里突然想起“南无地藏王菩萨”的唱诵声,好像从天边传过来一样,突然惊醒,回头一看菜市场旁边停着一辆放鱼车,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我就这样在佛菩萨的加持下,正式的加入了这个放生小组,当天就随着一些信佛的师兄放了一车的鱼。
或许是助印经书、放生狐狸、鱼、大量念经、祈祷莲花生大师的感召,在第一次正式参加放生的第二天,我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位上师——嘉样堪布。当我第一次跪在上师的面前时,痛哭流涕不能自已,只感觉一阵阵熟悉的风吹动着我的心,上师看我的眼神,好想穿越了岁月,上师的念咒的声音好像从遥远的过去传来。在上师面前连续哭了两个小时,最后终于皈依,我知道我要找的终于找到了,那就是皈依三宝。在皈依后的第二天,我坐在家里念百字明忏悔,念着念着竟然忘却了时间,眨眼间2个小时过去了,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背诵这陌生的咒文时,在那一刻嚎啕大哭,在大哭中我似乎看到了曾经是小沙弥的我在念着百字明。尽管这些感应是如此的主观,但在那个时刻,让我皈依三宝的心无比的肯定。让我更加确认,我找到了我想找的。上师三宝,这不仅是我过去世的皈依之处,也是今生的归宿。佛法,这才是我真正要学习的,传播的,只有佛法才能真正让我的心充实起来,只有佛法才是众生需要的良药。
自从皈依了佛法僧三宝之后,我迅速的投入到了学习之中,毫无怀疑的,坚定的在这条路上往前走,每周都会到道场与同修们一同学习《入行论》和《菩提道次第广论》,学了一段时间后,因为一些因缘,被委派编排一本佛教类杂志的任务,尽管我只是初初接触佛法,尽管我并没有相关经验,但是一心只想为传播佛法做一点事情的我,一口应承下来,而后的几天我几乎没有睡觉,满脑子想的都是杂志的事情,每次想到一个好点子都会记录下来。佛菩萨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加持着我,就在我四处搜罗资源的时候,一个摄像的朋友主动找上来跟我说北京大学有一个佛学与国学的研讨会,有一位活佛将会来参加,我如果想去可以旁听。我雀跃的跑了过去,而就在当天下午,我突然烦闷起来,对于人生轮回这个话题纠结不已,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到,这一辈子的父母可能是上一辈子的仇敌,而我们现在吃的肉可能是上一辈子的父母这样的话题。当我见到前来交流和开示的多吉扎西活佛时,把这个疑问说出来的那一刹那,又泪如泉涌,我问到底如何解脱轮回?活佛开示了很长的时间,虽然现在并不能全然记得。但活动结束后,我表达了想要传播佛法的想法,询问这本杂志是否能够做出来时,活佛跟我笑眯眯的说,很好的事情,没有问题的。当下欢喜,而得受加持。
如此,我用了两天三夜的时间把这本厚厚的样刊赶制出来,虽最终这本杂志并没有发行,我却在这个过程当中得受难以描述的加持以及帮助,这本杂志也成了我最珍爱的宝贝,因为这是我的一个心愿,也是一个殊胜的缘起。我心有念念,愿我能早日开启智慧,承办我所愿之事,愿我能做众生马牛,不谈传播佛法,只要能往路上填一粒石子也心甘。
如今,我朝着心念又靠近一步,因缘聚合而加入正心堂,如愿成为众生马牛中的一员,我不敢有大愿,因不知自己福德可够,自加入那日起,我只愿我能在这个清净的道场,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修行,以人为镜,对镜修心。自己成长起来的那一刻,才是能够带给周边正能量的时刻。
因匆忙答应写下自己的学佛心路,而后反思忽然惶恐,我一个黄毛小丫头,接触佛法仅一年有余,何谈“心路”?何谈“学佛”?唯恐言辞不当误导他人,故只描述出自己接近佛法的过程,并未有过多感言。至此一年,我还算不上学佛,充其量我是一个离着佛法二丈远,但心念牵挂走近佛法的人。我知道每个人具足佛性,具足智慧,但无奈贪嗔痴无毒烦恼把一颗心遮盖,所以这条修学佛法的路,我心坚定,是生生世世要走下去的,为的是祛除我心愚痴,开启智慧,真正的有能力去承办所愿事业。而在这之前,我唯有保持一颗有如此愿之心,勤修菩提心,勤修大地心,愿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能监督我,督促我,不忘初心!
若此文章有一丝一毫功德,回向虚空无边众生,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早证佛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