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马岁月

牛马岁月
首页 > 牛马岁月 > 来正心堂的因缘
牛马岁月41——来正心堂的因缘


已经忘记哪年哪月,朋友给我介绍了正心堂出品的《从当下出发》,这一部在佛教界内一度产生轰动的影片。在后来,无意中看到了《解密从当下出发》这样的一个视频。本来,也是很随意打开的视频,或许那时心头还在思考着别的什么东西。直到听到一句话说:“在当今的社会下,为什么这一个善字做不起来?”如同是黑暗中踽踽独行的游子,一下子找到了前进的明灯。当时不知是为什么,觉得发现了前进的方向。并且探寻到了内心深处的归宿。
从那时候开始,仿佛就已经离不开这个团体了。可是,让自己很是伤怀的一件事情是该公司的网站一直处于维护中。只能从那些点点滴滴的博客中去探寻到些许的关于正心堂的讯息。可是,等过了一段时间,这些唯一的可怜的讯息也断掉了。不知道为什么公司的博客已经好久不再更新,网站仍旧在维护。所有能够搜索到的信息已经是几百天之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却不由自主的有些沉重了起来。
再后来,也还是从公司的博客上面看到了招聘信息。尽管也还是好久之前发的信息,却心头还是抱着满心的期盼。后来才知道,那个招聘信息是长期存在的。到现在也还是有效的。
不知道是过了多长时间,大约有那么一段的时间吧!突然间,有人加我QQ说是正心堂。叫我下周三去公司面试。当时我正在东国大学的图书馆。看到这个信息,说实话自己很是些崩溃的。远在韩国的我怎么可能下周三去面试呢?其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周三自然没有能够回来去面试。当然我也就把这事给慢慢的淡化掉了。
回来后,打算找工作的时刻,“正心堂”这几个字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于是再一次联系了公司。公司负责人通知我说需要重新发一下简历。于是,自己就很慎重的重新发送了一次简历。就在发完简历不到2小时的时候,收到到一个电话说,看了我的简历云云。然后说是最近要出差,大约在七月底能够回到北京,要我等他的电话。其实,我不知道打电话的人就是赵导。也就是正心堂的创始人。
接下来,我就进入了等待的阶段。等啊,等。终于到了7月30时候忍不住了。给赵导打电话咨询。赵导说,八月初能够回北京。叫我那时候去面试。因为,八月初的时候,我已经约好了去参加一个大学生禅修夏令营的活动。因此,就同赵导把时间定在8月16号。
就这样,八月初去了山东博山正觉寺去参加了那边组织的2012大学生禅修夏令营活动。活动一直举行到13号,我14号的一早就赶回了家。
再后来,我是乘坐8月16号早晨4点40的火车赶到北京的。那是我第一次来北京。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说想要一定去北京的。只是因为正心堂在北京,自己也就来到了北京。尽管对北京是有些小小的失望,却丝毫没有阻挡住对正心堂的向往。就这样直接背着一个小包就奔向了正心堂。
那一天,赵导不在。
面试的是我现在的领导。丁丁。我们聊的不错,只不过因为没有见到赵导而有些遗憾。第二天,同赵导约好下午3点30分见面。
第二天。我想既然来了北京就该去走走。因此,一大早就去了故宫。总以为故宫是一个很庄严,很神圣的地方来着。及至自己来到这里才发现,我错了。或许,很多美好的东西永远都只不过是存留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吧?只有如此,也只能够是如此了。或许是因为看到了故宫并不是自己期望中的样子。心头竟然有些暗淡了起来。以至于自己都在思考,我究竟适不适合来北京呢?我究竟是要追求什么呢?我想,也许那天下午遇到的不是赵导而是别人的话,也很可能就不会来到北京了。
尽管那是心头已经打了退堂鼓,不过下午还是去了公司,见到了赵导。
说实话,那天赵导说,我不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也不打算管将来你住在什么地方。男孩子就要去扩展自己的格局,吃点苦没关系。正心堂是一片肥沃的土壤,就看你是不是那颗合适的种子。当时,自己心头仿佛有种当头一棒的感觉。那时也就下定决心要回来。因为,如果我不接受挑战的话,相当于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就这样我就在8月26号,来到了北京。来到了正心堂。
处处寻春未见春,氓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转眼间,已经在正心堂差不多一个月了,才发现北京并不是那么恐怖。看来,任何事情只用自己亲身经历过了才能够真正体味到其中的滋味。想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却去咬一下苹果,那样子肯定是不能够获得自身真正的体悟的。不管怎样我知道,这次来北京没有错。来正心堂,走对了。 加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