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马岁月

牛马岁月
首页 > 牛马岁月 > 正心堂入职前体悟
牛马岁月44——正心堂入职前体悟
文/丁斯


‘有些事你不做,会有许多人去做;但有些事你不做,就不会有人去做了。’——杜维明
于很早之前我曾这样想过,人们身边充斥着各种物欲,满眼所见尽是暴力、凶杀,无止的欲望贪爱使人坠入无边的烦恼,于此物欲横流的乱世中,人心何以得清净。放眼电视、网络、报刊、杂志,无不为了自身利益使大众更深的沉沦于各种欲望中。越来越多的人在此浮沉、贪爱、愚痴、烦恼、享受,不知何所从来,何所去往。汤恩比博士曾说:拯救21世纪人类社会的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与大乘佛法。可于此世间又有几人能信能愿能行。
我十岁闻佛法,幸遇五台山白云寺——昌隆法师得以皈依,但当时年岁尚小只是随喜皈依,对于佛教是什么一点概念都没有,更不要提佛法为何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经过了对佛教的抵触,将信将疑,直到如今的信愿行,经历了整整十五寒暑。地藏经中,“佛告阎罗天子,南阎浮提众生,其性刚强,难调难伏。”而于此难伏难调,刚强众生中,我想我便是最顽固的那一个。
使我正信、发心,开始主动学习佛法,是从姥姥去世的那一晚开始,记得那天下午去医院看姥姥的时候,根本未曾去想那便是最后一面,姥姥当时神志清楚,只是带着呼吸机的她言语表达困难,看着哭得泣不成声的我,姥姥只是抬了抬手,微弱的对我说了句:“读《金刚经》。”姥姥生前信佛,但并不识字,也从未听她诵经,只是凭着儿时的记忆知道姥姥平日基于善心常给周围人无偿看病,大家都很尊重她。这次姥姥病危,有许多以前曾经被姥姥救治过的病人和受过姥姥帮助的人来看她,他们亲人般的真情流露使我触动非常大,以前我曾一直以为一个人的逝世再大也不过只是一个家族的事情,可这些于我来说的陌生人对于姥姥如此浓厚的情感,是我根本不曾想过的。我想姥姥的善行真的是从心底打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激发着每一个人心底那颗善的种子。当晚从医院回到姥姥的住处,我的心一直未能平静,但想起姥姥让我读诵《金刚经》,一刻也没敢懈怠,可当时的我从不曾读过经文,于是为避免错误,决定抄写,就这样一直从深夜抄到凌晨,后来清晨看到母亲红着眼眶回来,才得知姥姥已于凌晨去世,算了算时间正是我抄完经文之时,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从未询问过他人,只是坚定的觉得其中有着特定的因缘。于后我便开始主动接触佛法,学习佛法,直至后来萌生出想要为宣传佛法尽些绵力的念头。


在现在这个社会,财富聚集的地方万人争抢,打得头破血流,而宣传佛陀教育之正道,却行者寥寥,非常庆幸的是还有一些人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坚定的走着,正心堂便是其中之一。自从知道有这样一群人以“制造善、传播善、以善养善”为理念前行着,便到处搜罗正心堂相关的一切,了解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从佛教文化纪录片到慈善公益事业,期间的种种尽数让我感动。从知道、了解并决定投身正心堂的时间极其短暂,仿佛一时之间所有的条件都已具足,让我能够进入正心堂这个大家庭帮忙一二。我并不懂高深的佛法奥理,对于佛学也只不过是徘徊在佛门外的凡夫罢了,宿世的习气与世间的种种蒙蔽了我的自性,我也深感自己的内心被包裹得又厚又硬,再也触不到最深处的柔软,但不管怎样我也已坚定信心,勤修精进,本着一颗善行之心,为佛教宣传尽一点绵薄之力。就像赵导在幕后影片中所说:“既然这个善字是每一个人人心的根本,怎么会做不起来。”
有些事情你不做,就不会有人去做了。

丁斯 2012.10.18

分享到: